范马克:我依然能赢得鲁贝或者环弗兰德斯


范马克:我依然能赢得鲁贝或者环弗兰德斯

赛普·范马克恐怕是自行车古典赛场上真正的无冕之王。很少有人像他一样,成为pro的第一个赛季,就能够进入古典赛高手云集的Garmin-Cervelo车队,同车队的古典赛专家们并肩作战。

团结紧密的团队

但当他现在回忆起那个2011赛季,却满是挫败的味道,“理论上2011赛季我们拥有强大的阵容,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但是抛开范苏梅伦的鲁贝之胜,可以说表现一团糟。”

“抛开鲁贝来看的话,那就是一个很糟糕的古典赛赛季。胡舒伍德、法拉、哈蒙德、豪斯勒,个个大名鼎鼎。只看名单的话这是一支强大的古典赛车队,但其实比不上我们现在的这支团队。塞巴斯蒂安(朗赫菲尔德)、阿尔贝托(贝蒂奥尔)、严斯(科克莱勒)还有我。”

范马克对于车队古典赛的四主将阵容相当满意,“理论上我们四个都会参与到最后阶段的竞争,我们都很擅长北方比赛。而在最后一决胜负的阶段,像其他车队一样,我们就有很多牌可以打了。我认为我们的团队是团结的。2011年那时候我们猛将云集,但是他们都只想着自己出成绩,而现在的团队,我们可以通力合作。这个团队真的很强力。”

2011赛季,英孚车队那时候还叫做Garmin-Cervelo,车队的几大明星车手之间暗流涌动,明争暗斗,眼看着石板路赛季行将结束,却颗粒无收。车队的明星车手们都盘算着自己的利益,貌合神离,这就是一个三个和尚没水吃的故事。外有坎切拉拉、布南这样的强敌,内部四士相争,结果可想而知。直到当年巴黎-鲁贝,布南在阿伦堡森林早早摔车,退出争冠行列,胡舒伍德全力盯防坎切拉拉,困守孤城,车队副将范苏梅伦看准机会进攻,一举单飞16km取得鲁贝胜利。而且这场比赛中只有在胡舒伍德全力牵制坎切拉拉,削弱后者强力追击势头的时候,你可能才能观赏到佳明车队的“团队协作”。即便范苏梅伦用鲁贝比赛的胜利为车队挽回些许颜面,但范马克依然认为这是一个失败的石板路赛季。

放松

2019赛季的春季比赛对于范马克来说五味杂陈,却收获颇丰。二月份他在法国赛场的一个多日赛赢得集团冲刺胜利,打破两年半以来的冠军荒,应该说范马克带着上佳的状态进入春季比赛。但他在E3比赛中摔车,几乎毁掉了他的整个春季比赛。因为摔车的原因整整9天没有训练,但是范马克还是在自己的努力下会回到赛场,在环弗兰德斯中他利用进攻牵制对手,而在后方队友朗赫菲尔德不断干扰追击集团,英孚车队两位古典赛专家的牺牲成功掩护了队友贝蒂奥尔的制胜一击,为车队带来队史上第三场五大古典赛胜利。一星期后的巴黎-鲁贝,火线归队的范马克取得了第四名的优秀成绩。但是范马克对于这个成绩本身并不算满意。

“E3的摔车可以说毁掉了我的古典赛季,我在鲁贝本来可以取得比第四名更好的成绩,说不定也可以在其他比赛找到致胜的机会,先前的世锦赛的路线很适合我,但我没有入选世锦赛阵容。尤其当我完世锦赛比赛之后,我感到很失望。”

虽然范马克本赛季单飞赢下西法大奖赛,取得重要胜利,但是依然没能代表比利时队参加世锦赛。约克郡大雨中的260.7公里,比利时队选择押宝吉尔伯特,后者却因为摔车掉队,最终和前往接应的埃费内普尔双双退赛,而奥运冠军范阿维马特也表现平平。终点线前的决战中佩德森爆冷击败特伦汀以及斯特凡·金披上彩虹衫,比赛前十名几乎全是耐力良好的古典赛专家。范马克作为比利时顶尖的古典赛专家,如果参赛说不定会是另一番格局。

但他却不是一个思想消极的人,“我为春季比赛准备了足足五个月,一切努力却在那一场摔车付之东流。即便我整整九天没有训练,在弗兰德斯比赛中,我依然可以为车队做出贡献。在整支团队精密配合下,阿尔贝托(贝蒂奥尔)能够赢下比赛,我真的感到很开心。但是后来在巴黎-鲁贝当中,坏掉的无线电让我和冠军失之交臂,我还是挺失望的。”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却学到了很多,如果事情没有按照你的想法发展,或者你的训练被迫中断,也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事情。有的时候事情变得糟糕,但如果你保持冷静,处置妥当,依然有回旋余地。因为这次摔车,我反而身上压力更小。先前我们甚至不知道我能不能完成环弗兰德斯比赛,医生甚至认为我只能坚持三到四个小时。但当我后来挺过这个阶段,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没有过多的‘期盼’,最终表现却出人意表。这么多年比古典赛,这还是头一遭。”

失意的古典赛专家

范马克年届31,理当是一个古典赛专家达到巅峰的年纪。这么多年来,范马克一直给人天赋上佳训练刻苦但总是缺乏致胜能力的感觉。2012年,24岁的范马克在新闻报环赛的冲刺中战胜两大古典赛名宿汤姆·布南以及弗莱查,一鸣惊人,并在当年的E3比赛中取得集团冲刺第五名,位列冲刺手德根科尔布身前。

第二年,他在巴黎-鲁贝中同坎切拉拉斗的有来有回,不过因为经验不足,制动过热烧坏了前轮,在鲁贝竞技场的决战中过于紧张,起脚冲刺的时候抽筋丢掉了鲁贝冠军。

2014三月的春季古典赛范马克发挥稳定,新闻报环赛、屈尔-布鲁塞尔-屈尔、E3、根特全部进入前五名,四月环弗兰德斯成功进入争冠集团,却错判开冲时机忽略赛场风向,再次被坎切拉拉击败。这许多赛季以来范马克无数次在重要石板路比赛中成为赛前预测大热门车手,也无数次进入前五甚至领奖台,但是迄今为止,范马克在石板路比赛中依然只有7年前新闻报环赛那一胜。

佛系车手的2020赛季

但你从另一个方向看,范马克越来越成熟,风格愈发趋于稳健,而冲刺能力似乎也越来越强,这位比利时古典赛专家从来都是最接近胜利的几个人之一,31岁的范马克下赛季依然会是石板路古典赛最大的热门之一,“我依然斗志昂扬,很多时候胜利近在咫尺,而我总是跟不世出的天才车手相竞争。常常我总是冲刺中差那一口气,要不就是点背。但是我依然信心十足。或许有一天缘分到了,我就能赢了。”

“我依然坚信这种可能,如果我运气好一点,战术上不犯错,或者在最关键的时候少掉链子,我现在应该已经赢下一到两个五大冠军了。”

下赛季范马克不会对赛历做出什么调整,依然会像往年一样,在二月法国赛场的环普罗旺斯开启新赛季,然后在古典赛季开始之前进行高原训练。

希望下赛季赛普·范马克能够在石板路古典赛中发挥出他真正的实力。

文:DR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ullbar.com